中医药:“大考”之后再出发教育

2020-06-05

  新冠疫情来势汹汹、破坏力巨大。大疫如同“大考”,与中国一同经受这场“世纪大考”检验的,不仅仅有众志成城的中国人民,更有源远流长的、发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中医药产业。

  整体施治效用彰显

  日前,《柳叶刀》预印本发表论文(题为 《Predictive Value of the Neutrophil-to-Lymphocyte Ratio(NLR) for Diagnosis and Worse Clinical Course of the COVID-19: Findings from Ten Provinces in China》)。这一研究基于多中心、大样本新冠肺炎临床救治实践,对使用“清肺排毒汤”治疗的患者进行系统性观察,科学统计反应COVID-19患者临床特征的各项理化指标,客观剖析相关临床价值。10个省43家机构共纳入635例患者。

  北京大学哲学系副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楼宇烈先生,在所著的《中国的品格》中曾言到:“中医的思想,不是仅仅针对于某一个具体的实际的病,而是从整体上来治疗。用这样一种整体的辩证的思维方式来看待一个生命体,应该说是中医最根本的一个基点。治疗要有整体的调适,只有整体的调适才能从根本上治好病。”

  在此次抗疫的主战场,主要收治新冠肺炎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雷神山医院,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针灸、六字诀、穴位敷贴、耳穴等特色疗法在雷神山医院上海中医医疗队广泛运用,特别是针灸最受欢迎,打出了中西医结合救治的“组合拳”。

  据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中医药局党组书记余艳红介绍,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中医药能够有效缓解症状,能够减少轻型、普通型向重型发展,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促进恢复期人群机体康复。

  老方新用指导康复

  “面对传染病,中药的使用好比是迅速动员一个国家的军队防卫体系,旨在迅速抵御外来之敌(病毒),防止敌人对国家造成重大破坏。”北京中医院院长刘清泉说,“比如化湿的治疗,实际上就是提振军民士气,提升免疫功能。解毒的办法,就相当于给入侵之敌当头一棒。清热的方法,是改变人体的内部环境,使病毒无可藏之处。”

  在重大传染病的康复阶段,中医药的作用越发举足轻重。今年三月,北京市中医管理局印发《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恢复期中医康复指导建议(试行)》,充分发挥中医药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恢复期治疗中的特色优势。《建议》由辨证论治、中医适宜技术等六部分内容组成,全面系统地指出,有临床症状伴或不伴肺部阴影、无明显症状但肺部阴影未完全吸收者,需辨证治疗。根据恢复期患者症状,列举了肺脾气虚证,肺胃阴虚证,余邪未尽、气阴两伤证三种情况下的用药指导建议,并推荐了一系列中药处方和补肺丸等中成药。

  据了解,以养无极牌补肺丸为例,其组方源自金元时期中医古籍《永类钤方》记载的经典名方补肺汤,距今已有689年。补肺丸是由黄芪、熟地黄、党参、紫菀、五味子、桑白皮六味中药材组方,并辅以蜂蜜遵循传统蜜炙工艺炮制而成,历经炼蜜、捏合、搓条等众多工序,既利于药效保存,又能增强补益效用。

  建言献策全面振兴

  “中医学在我国抗疫历史上做出了重要贡献。此次抗击疫情中,中医药参与面之广、参与度之深、受关注程度之高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前所未有的。”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中医药大学上海市针灸经络研究所所长吴焕淦表示,如何将中医药列入公共卫生体系、在传染病防治方面发挥更大作用是他此次带上全国两会的提案之一。他认为应当将中医药列为疫情防控“常备军”。除了在《传染病防治法》中加入相关条款,还应当建立中医治疗传染病的“快速反应部队”,同时加强中药物资的国家应急储备。

  在近期召开的云南两会上,政协委员焦家良提交了《关于促进云南省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建议》提案,建议推行中药材生态种植、强化药材质量,推动中国传统民族医药的发展,制定“云南少数民族传统医药保护条例”,设立彝医药发展专项基金,加强彝医药机构专业化建设。

  此外,在刚刚开幕的济南人大会议上,《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积极推进中医药传承发展,办好第三届世界中医药科技大会,规划建设中医药国际交流中心,加快“扁鹊小镇”建设,新建国医大师(名中医)、中医学术流派传承工作室10个。

  把握机遇企业图强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中药产业已基本形成以科技创新为动力、中药农业为基础、中药工业为主体、中药装备工业为支撑、中药商业为枢纽的新型产业体系,发展模式从粗放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产业技术标准化和规范化水平明显提高,涌现出了一批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和产品,中药工业产值不断攀升,逐渐成为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具有独特优势和广阔市场前景的战略性产业。

  以甘肃省为例,早在2017年,便积极贯彻落实国务院印发的《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实施方案,全面推动全省中医药事业健康快速发展,推进中医药生产现代化,推进中药工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建设,加强技术集成和工艺创新,提升中药装备制造水平,加速中药生产工艺、流程的标准化、现代化,提升中药工业知识产权运用能力,逐步形成大型中药企业集团和产业集群。

  在政策的引领下,甘肃省西峰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为保持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更好地推进企业创新,与兰州大学药学院、甘肃轻工研究院、陇东学院、西北大学等院校及甘肃省药品检验研究院达成合作意向和战略合作关系,为公司不断创新和人才培养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这家已有50年发展历史的中医药企业,在2019年实现销售收入6.1亿元,上缴税款3421万元。在此基础之上,西峰制药还计划投资4.5亿元完成转型升级,规划陇药研、产、销智能化发展蓝图,融入国家新丝绸之路经济带、西部大开发的重要方略,力求打造全产业链标准化创新发展的‘政-产-学-研’综合性服务平台,为大健康产业领域提供优质的技术服务和交流平台,为振兴陇药、推动陇药大健康走向世界,探索崭新的可持续的发展思路。

  不容置疑的是,“中医出海,全球抗疫”是中医中药走向世界的历史性机遇。在一系列政策的引领下,市场资金将加快向中医药行业倾斜,中医药产业以兼并重组作为重点发展方向。作为集合中国一二三产业优势的中医药企业,一方面将更加注重品牌打造,增强向世界传播的深度与广度,一方面将升级药品质量管理,奠定中国中医药健康规范化的输出标准。相信随着新医改的不断深入,我国的中医药企业必将迎来新一轮的黄金发展期。

(责编:李栋、值班)

阅读延展

1
3